体坛丑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体坛丑闻 >
业界吐槽国产电视剧套路与通病
时间:2018-04-12 05:15来源:未知 作者:rajsidhu.com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     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
     


     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
     “打枪都去唐人街,开炮都去索马里;大女主满街走,帝王嫔妃多如狗”……在昨天举行的2018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上,东方卫视总监王磊卿点出国产剧的三大新型“套路”,也将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、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、《鸡毛飞上天》、《我的前半生》这四部品质“爆款”剧树为“标杆”,并指出“主流价值+热点话题+符合当下审美的超级人设+经典戏剧叙事模式+精美制作”才是一部电视剧受欢迎应该具有的“品相”。
     剧本孵化时间越来越短
     回顾过去的一年,中国电视剧的品质虽然有了整体的提升,但遗憾也有不少。王磊卿用“两长一短”来形容2017年电视剧一些“通病”:剧名、集数越来越长,剧本孵化时间却越来越短。王磊卿说,如今,电视剧片名,已经从两三个字,进化到加逗号的复句,可能是因为还嫌不够长,又继续进化到了带转折关系的长句子,比如《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》。王磊卿质疑:“吆喝词太长了,会不会模糊了真正的戏核?”
     此外,现在的电视剧“集数”特别长。王磊卿说,为应对制作成本整体上涨,制作方追逐高盈利,剧情副线盖过主线,电视剧剧集“像兰州拉面一样越抻越长。”一部剧从四五十集到八九十集,将来还要出现上百集的电视剧。过长的剧集导致电视剧注水事件频发,“龙头烂尾水蛇腰”,损伤了电视剧的艺术魅力,影响了电视剧的可看性,导致观众失望,舆情非议。王磊卿呼吁,电视剧必须瘦身,观众需要50集以下不掺水的干货剧,市场需要30集左右全新快节奏的创新剧。
     在王磊卿看来,真正应该“长”电视剧孵化时间的反而“短”了。“比起抠图演技和五毛钱特效,观众对剧情的粗糙、陈旧更不能忍。国内IP剧五六十集的剧本常常在5个月里速成,相较之下,一般的美剧12集剧本却需要耗时6个月左右。如此压缩时间之下,剧本早就变成了脱水的压缩饼干,只见套路,不见灵感,更难有文化底蕴。该背锅的,是对大IP粗放式经营,应该警惕的,是商业剧的急功近利。”
     “谈判都去华尔街,恋爱都去巴黎秀”
     王磊卿还犀利地总结出当前国产电视剧的三大套路,反映“出国剧”的扎堆儿现象。他说,如今电视剧开始流行扎堆去国外拍摄,“谈判都去华尔街,恋爱都去巴黎秀”。他认为,电视剧领域的“工匠精神”,不在于海外拍摄之类的华丽跟风,而在于影视制作环节中的服装、化妆、道具、美术等,每个环节的工作者都应当有创新,有匠心,落在实处。
     随着《战狼》和《红海行动》等现代爱国主义枪战电影的爆棚,一大批电视头部资源闻声而动,大有席卷潮流之势,但套路也跟着来了。“打枪都去唐人街,开炮都去索马里。”王磊卿认为,要警惕曾经的抗日神剧老套路“借尸还魂”成为了当代动作神剧。“我们需要的新英雄剧,要展现大国崛起的民族自信和气度,要有面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担当,要有追求和平的价值导向。”
     此外,“大女主满街走,帝王嫔妃多如狗”的现象也出现在不少古装剧里。“帝王将相、后妃佳人过度泛滥。主角不是皇上就是公主,不是将军就是皇后,是将军还得是空前绝后的将军,是皇后还得是千古唯一的贵妃。古装女性成长题材过度消费,人人都爱女一号,片面夸大古代女性作用,常常不符合历史。”
     悬浮都市剧并不是现实主义电视剧
     去年,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、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、《鸡毛飞上天》、《我的前半生》四部电视剧备受观众欢迎,王磊卿总结四部电视剧受欢迎的原因正是拥有内容深度、文化内涵以及新时代现实主义剧的真实感。
     他认为,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摆脱了“帝王后妃”,写了一个普通中国古代女性的奋斗历程。展现了晚清时代的历史风貌,背后有中国文化精神的传承,包含浓烈的家国情怀。而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踏准了正剧回归的时代主流。在扎实研究历史的基础上,又从历史文献中跳脱出来,塑造了一个《三国演义》之外,戏剧逻辑之内的全新司马懿,有人物、有情感、有思想。
     王磊卿还特别提出,古装剧不等于历史剧。“除了帝王将相、后妃佳人的权谋文化和后宫文化,五千年的灿烂文化中还有书香文化、商旅文化、海洋文化、农耕文化、游牧文化都可以挖掘、展示。中国传统文化的仁爱思想、仁义礼智信,这些优秀的品格是人类社会所共同追求的,它们应该成为中国电视剧海外输出、寻找世界观众认同的一种思想内涵。”
     以《鸡毛飞上天》、《我的前半生》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剧,一个聚焦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,反映了这个过程中有血有肉的个人命运;一个抓准来源于当下生活的热点话题,切入女性成长痛点,话题源于现实、源于思考。王磊卿说,新时代的现实主义剧应当着重表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以现实生活的真实感为经纬度,刻画万花筒人生、社会风情画卷。他也特别提醒:“一些貌似发生在当下,但与当下中国人的生活、生存和情感毫无关联的悬浮都市剧,并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电视剧。”
     本报记者 邱伟 J179
      上一篇: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摄影艺术交流中心开馆
下一篇:专家聚首北京研讨传统石刻艺术创新发展
-